青椒网 专题
文章内容
毕业论文致谢前女友,不怕被未来丈母娘上知网搜查?
发表时间:2018-05-14 11:12

原标题:毕业论文致谢前女友,不怕被未来丈母娘上知网搜查?


缺乏场合意识的随性,往往会给未来的你埋下添堵的伏笔。小小一个致谢,最好也不要太随便。


“最要感谢的是导师,初生牛犊的我最初设计的实验思路可以说是异想天开,但导师还是支持我去实践自己的想法,给了很多建议……”


“感谢参考文献的原作者们,让我们这些晚辈后生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问题,目光所及能再远一些。”


“除了要感谢导师在我论文写作上的帮助,更要感谢我父母。整个大学时代,他们一直在我身后为我鼓掌……父母的关怀不只是我完成论文的动力,更是我今后人生道路上前行的精神支柱。”


这些“致谢”,虽然情真意切,不过都是人们熟悉的套路。最近,浙江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眼科的胡江华在其SCI论文致谢部分,出人意料地感谢了一个人——歌手林俊杰,因此成为昨日热搜话题。


胡江华称,在过去十年里,林俊杰的歌曲给了我强大的精神支持;导师俞一波教授也支持这一致谢;作为一个勤勤恳恳的医学科研学生,只能通过人生的第一篇SCI论文致谢,来感谢偶像对自己的影响和鼓励。


“致谢”是论文的最终章,一般只是寥寥数行,而在这里,作者可以放下学术执念,跳脱出严谨行文,开始“感性”起来。媒体记者搜索发现,在最后的“致谢部分”,大多人都会写“感谢父母、感谢舍友、感谢导师、感谢原作者”,有学者认为,“致谢”的正确打开方式,“其实最该感谢的还是那个一直拼搏,一直朝前的自己”。


寥寥数语的“致谢”,超越结构严谨、层次清晰的论文而成为公众热门搜索,可见,即使在话题资源极大丰富的语境下,人们也总是关注自己有兴趣的话题,总是关注自己可理解的话题,在此之外,舆论的引导、氛围的营造,往往都难以获取实效。


不过,“致谢”背后或有一个隐形的现实问题,也值得年轻朋友引以为鉴。


前段时间,高校论文答辩季,大学一位教授朋友在微信群里友情提醒他的研究生:毕业论文的“致谢”部分,不要轻率地写诸如“感谢我的男友 / 女友”之类的话。谁知道以后呢?


请注意,硕博毕业论文会一直留存在中国知网的。一语笑翻过来人:真的有人会关心未来儿媳(女婿)的论文?真的有人会上知网搜索查询?朋友“以案说法”:亲耳听说有丈母娘去中国知网查女婿毕业论文的事儿。现丈母娘哪天一看知网,你的前女友就亮相了,麻烦。


新一代丈母娘或婆婆,大多写过论文,上过知网,熟悉套路。这一届起,丈母娘、婆婆很强大,而女婿、媳妇或将面临更大挑战。


当然,这可以可以作为段子一笑了之,而背后潜藏的现实问题,值得每一个人多多思量。我们都是网上的人,我们比以前任何一代都活得更为透明,我们在网上留下的点滴痕迹,有时无需借助技术手段,一键搜索,便能察见——法网恢恢,疏而不漏,互联网更是。


问题的关键,其实是信息解读的多元性,不只因人而异,因位而异,还因时而异。特定情境下说的话做的事,转换时空和背景之后的二次乃至多次解读,往往就容易产生误读,引发误解。而要避免麻烦,就意味着,在一个看似没有边界、打破了一切分寸的互联网时代,恰恰需要某种“分寸感”。


听上去挺诡异的,但事实就是这样:愈是自由,背后可能愈是不自由——或者说,不能随意地挥霍自以为的“自由”。


拿论文的“致谢”部分来说,可以感性,可以个性,但要注意避免率性(任性)而为。随性,固然是时代进步、社会宽容、个体自由的表现,但总还有一个分寸意识。缺乏场合意识的随性,往往会给未来的你埋下添堵的伏笔。


(本文转载自视觉中国网)


栏目主编:朱珉迕文字编辑:朱珉迕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图片编辑:苏唯




分享到: